航天云网
app
云网
关注航天云网
云网
航天云网APP
app

十问陆奇:百度要如何赢得AI的未来?

发布时间:

2017-08-10

  7月26日,陆奇访问硅谷期间,知名科技媒体Backchannel对陆奇进行了一次独家采访,在访谈中,陆奇认为,打造合适的应用场景和生态系统其实更重要,而这也是百度所擅长和正在进一步营造护城河的地方,而在中国生活的这半年,也使得他对如何推进“AI-First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

  访谈摘编如下:

  Q=Backchannel

  A=陆奇

  Q1: 你如何描述百度的 AI 战略?

  A: 我们认为,将 AI 技术商业化的最佳途径是建立生态系统。本质上是帮助合作伙伴加快创新,用稳定健康的经济模式为开发者与合作伙伴带来长期的双赢。实现这一切的基础是百度大脑(指代百度所有的 AI 资产),它比目前微软、谷歌在美国提供的服务要广得多——因为它是一个平台。百度大脑包含 60 种不同类型的 AI 服务。

  另外,我们还是第一家将感知、认知层明确区分开的大公司。感知能力和认知相互关联,但它们有非常大的区别。大多数 AI 平台都把两者混在一起。

  Q2: 百度对标 Siri、微软小娜的产品是什么?

  A: 我们正聚焦于用两大平台把客户和合作伙伴吸引到一起。第一个是 DuerOS。它是一个基于自然语言与对话的平台,非常类似于美国的 Alexa、Google Now、Siri 和小娜。唯一的区别是:目前 DuerOS 领先于所有竞品。在中国,DuerOS 积累了比任何同类产品都要多的对话技能。我们开发的对话技能包含十个主要领域、超过一百个子领域。而且我们在建立起一个正不断壮大的合作伙伴生态,我们的合作伙伴正在开发越来越多的技能组合。相比之下,亚马逊目前的技能组合或许比百度多,因为他们在美国的生态做得更大。但在中国,相比大多数公司,我们毫无疑问是市场领导者。

  第二个,在合作伙伴方面我们也是显而易见的市场领导者。今天的 DuerOS 已嵌入上百个品牌的家用电器设备,包括冰箱、空调、电视、儿童故事机以及音箱。

  Q3: 相对中国市场,语音技术在美国市场的情况如何?

  A: 家庭环境很不一样。由于我们谈的是语音交互,两国居民家里的声环境、噪音模式都很不一样。Alexa、Echo 和小娜就是为美国家庭而优化。在我看来,这只在北美、或许还有欧洲的一小部分能够派上用场。本质上,它们假设用户有大房子、有很多个房间。而在中国,情况完全不是这样。对于我们的产品目标,即便是高收入的年轻一代,一般也只有 60 平方米的房子;有时候 90 平米。

  在把 DuerOS 推广到全世界的任务上,我们有更好的机会。为什么?因为日本、印度、巴西的房子其实更接近中国的,而不是北美。

  以上是两国情况的不同。相同的部分是科技,核心技术仍然是语音识别、信号处理、自然语言理解以及平台。在很多方面,我们的平台架构很类似于亚马逊。在我看来,亚马逊现在做得非常棒。虽然之前在微软工作,我永远会支持微软。但说实话,亚马逊在领先。

  Q4: 你是否也认为亚马逊的弱点在后端?在技术层面难以赶上谷歌和微软?

  A: 四年半前,我工作的项目是小娜。当时,我们全都觉得“亚马逊的技术还差得远”。但在这场 AI比赛里,我学到的东西之一是,打造合适的应用场景和生态系统其实更重要。技术上来讲,谷歌和微软领先亚马逊一大截。但看看现在这样 AI 赛跑的情况就知道了,亚马逊 Alexa 的生态系统在美国远远领先于其它任何人。这是因为他们找到了正确的应用场景、正确的设备。本质上,Alexa 是一个 AI-first ( AI 优先)的设备。

  微软、谷歌犯了同样的错。我们聚焦于把小娜应用在手机和 PC 上,尤其是手机。我的观点是,在可见的将来手机都会是一个 finger-first、mobile-first (手机触控和移动优先)的设备。你需要 AI-first 设备来巩固一个新兴生态。

  现在我生活在中国,对于 AI-first 到底意味着什么比之前想得清晰得多。它意味着你打一开始就要以不同的方式和技术交互。它的首要交互方式必须是语音或图像识别或人脸识别。你可以使用屏幕或者触控,但这是次要的。

  在百度总部的所有系统都基于人脸识别。你只凭声音和脸就可以在售货机买东西。我们还在搞一个自助餐厅项目,目标是拿了饭菜就走。

  Q5: 那么这些新设备带来的伦理后果呢?在百度,大家在这方面谈论的话题是否和你在微软时差不多?

  A: 差不多。对我们来说,隐私保护有至高的重要性。最终,我们需要用户信任我们的技术,因而在这方面会讨论很多。我们会持续、动真格儿地在隐私方面投资,确保你可以信任我们的服务。比如说语音交互。百度在研究一项能防止错误唤醒智能手机的技术,我们理解大家不想日常谈话被传到云端。在我自家客厅里,我也会说很私密的东西。但有些时候智能音箱会认为你正在试图唤醒它们,因而会把这些部分传到云上。

  Q6: 今年春天,百度发布了一个非常有野心的自动驾驶计划“阿波罗”。到现在,你们已经公布了150 家合作伙伴。为什么对自动驾驶下这么重的注?

  A: 如果你真得想搞出能收集知识、做决策、适应环境的数字智能,你需要开发自主系统。在自主系统里,汽车会是第一个落地的大型商业应用。它就像是今天的智能手机生态系统,是现在最大的硅软件生态。我相信,同样的情况会在自主系统上演。汽车会成为一个更大的生态系统。

  同样的技能组合——硬件、传感器、芯片组、软件,会被用来开发工业机器人、家庭机器人。我们希望联合数百家公司、大学一起来做这件事,建立起一个相当大的生态。以后我们可以开发机器人、无人机以及所有这些自主系统。对我来说,autonomy (自主)是核心。

  Q7: 自动驾驶技术的迭代速度取决于什么?

  A: 本质上取决于能拿到多少数据。要在路上行驶,你需要在不同情况下、不同类型的道路上行驶的数据,比如光线、天气、路面湿滑情况、轮胎胎压。借助阿波罗计划,我们能够把所有资源集中起来,尤其是数据,让所有参与者都能受益。

  我们写了份阿波罗计划宣言,它有四项原则,每一项都很重要。

  第一项是开放能力。在百度,我们把技术能力——代码、服务、数据都开放给所有的合作伙伴。由于中国是个高度碎片化的市场,这种策略格外奏效。中国有超过 250 家汽车 OEM 厂商,没有一家完全有能力开展深度研究。而在美国,这个行业是高度集中的。有了我们 7 月 5日开放的代码库,一个人就能在三天内配置起一台能实现有限自动驾驶的汽车,并开始科研。

  第二项是资源共享。阿波罗计划有两个合作层级。第一层,你可以使用阿波罗代码、能力以及部分数据集,没有任何附加条件。第二层,你能用百度提供的全套数据集—— 包括高清地图、训练数据,但我们会要求你也贡献数据。这里有一个核心原则:你贡献的越多,得到的应该也越多。

  第三项是加速创新。收集更多的数据,就能在模拟引擎里实现更多能力。我们让所有人、以集体的形式,以更快的速度创新。

  第四项是持续共赢。百度是最大的共赢模型,专注于提供高端、高价值服务,比如高清地图和安全。在阿波罗生态里,我们不和任何人竞争,而是让每一家 OEM 厂商——不管是博世、德国大陆(Continental )还是英伟达,都能够做到更多。

  这是我在海外开设子公司——阿波罗美国以及阿波罗新加坡的原因。新加坡政府对我们的态度基本可以说是:“哇,这简直了,快来新加坡吧,我们已经做好准备要投资”。

  Q8: 中国实现全自动驾驶汽车需要什么?

  A: 单是在技术层面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就不可能实现自动驾驶。举一个简单的例子:假设城里出了个交通事故,警察来了,但发现事发路段没有交通标志,于是在纸上用笔画了个标志,写上:“请减速到每小时 5 英里以内,通过时请看清路况”,然后举着给过往车辆看,提醒他们避让事故车辆。这种情况下,你就需要能识别手写文字、理解人类语言的技术。这会耗费很久很久的时间来实现。

  让全自动驾驶变为现实,需要新的交通规则、新的法律法规,这是第一点。第二点,在开展阿波罗计划与合作伙伴协作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在实现全自动驾驶之前,其实就有着相当多的商业化机会。奥迪新 A8 是个很好的例子。这辆车能在堵塞严重的路段自动跟随车流,而堵车对北京、上海、湾区是一个习空见惯的事。现在,你可以让汽车自己行使,你自己干点别的,读个东西啥的。在跟随车流之外,也还有着那么多的场景。

  Q9: 看起来,2017 是中国 AI 发展领头的一年。这一年有什么重要意义?

  A: 这是两个因素的结合:技术的成熟度,以及能够将 AI 商业化的垂直行业应用的数量。从全世界的格局来看,我确实感到中美有很大的合作空间一起推动世界向前发展。我可能收到了太多盖茨的影响,他一直在讲,出于实践目的,可以把现在的全球经济看作是单引擎驱动:美国有5% 的人口但却有 24% 的经济产出和 60% 的创新。这样的现状不足以维持经济增长,因为全球足足有 70 亿人。这里面或许有 30 多亿享受着现代生活——我们有交通,有加工处理过的食品,也有冰箱。但这 30 多亿人之外,却有一个巨大的生活品质落差。其余人口的生存条件完全不同。我们的任务是把现代生活带给每一个人,但怎么做到呢?通过创新和更好的增长。

  说真的,中国应该成为第二个创新引擎,而盖茨发自内心得相信一个更具创新力、更发达的中国,对于全世界是件好事。我同样相信这一点。

  Q10: 几年前百度刚开始壮大 AI 资源的时候,你们把精力放在建设硅谷实验室上。当吴恩达在春天离开百度,代替他带领百度 AI 研究院的人却在中国。中国的 AI 人才是否已经赶上美国了呢?

  A: 美国在整体上要强得多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但中美之间的差距在飞速变小,这同样毋庸置疑。到现在,我在中国已经生活了超过六个月。说实话,这期间我读了更多论文,与更多的 AI 开发者进行了交流,你能感受得到人才储备的力量。

  可以确定的是,百度会把越来越多的 AI 工作放在中国。但我们仍将持续对美国投资,在湾区和西雅图。我们刚在西雅图建立了分部,因为收购了一家名为 Kitt.ai 的公司。在 AI 人才的顶层梯队,美国仍然更有优势,我们希望充分利用这一点。

  (编译:三川 | 雷锋网)


热门推荐

1无人零售2.0,猩便利能否后发先至引领零售新风尚?

2全力聚焦行业应用 中国物联网产业应用联盟正式成立

3阿里巴巴王坚:没有制造业的互联网没有未来

4这是我见过最粗暴的加工,将刀具直接“铲”出来……

5我们是谁?航天云网人!

6德国万向弯管机,想怎么弯就怎么弯,酷毙了

7荐书丨航天科工航天云网出书啦,“工业互联网”的权威解答!

8制造业对中国崛起到底有多重要?

9物联网:万亿元级市场初步形成

10“智能制造”在美国、德国、日本有啥不同?

相关新闻

1百度收购AI创业公司 将融入语音语言处理能力

2百度无人驾驶违章引争议 但无人驾驶真的来了

3中小型巴士成“探路者” 自动驾驶客车商用可期

4印度封杀自动驾驶技术 只因它会抢走人的饭碗

5无人驾驶汽车算啥?挪威人民在打造一艘AI无人货船

6中国1.5万家服装厂,因“共享工厂”将彻底翻身!

7GoodMES云标签亮相2017第九届深圳国际物联网博览会

8【深度】工业大数据:工业价值转型新视角

9工业互联网平台应有国家队 航天云网领衔行业

10MES与APS有何区别?智能工厂布局必知